一要负责,他承认台“驻日代表处”是民间机构了

国内 图片

  原标题:一要负责,他承认台“驻日代表处”是民间机构了

  (观察者网讯)自己“鞠躬”“作揖”向日本讨来的237万剂阿斯利康(AZ)疫苗,致死率却居全球第一,被问接种疫苗出了事谁负责任,台湾“驻日代表”谢长廷称,政府当然要负责,只不过负责的不是他。

  7月10日晚,谢长廷发文称,日本把疫苗转给台湾,“驻日代表处”签了文件承担疫苗风险责任,但“驻日代表处”形式上是民间机构,代表处把疫苗运送到台湾后,又和“疾病管制署”签了一份协议,所以如果出了事,由“疾管署”承担一切责任。

  对于这番说辞,不少台湾网民吐槽,果然是民进党SOP(标准操作程序)——“有功就领,有过就甩”。

台“驻日代表”谢长廷(图源:中时新闻网)
台“驻日代表”谢长廷(图源:中时新闻网

  根据台“疾管署”对疫苗接种不良事件通报的最新数据,截至7月8日,台湾累计发生352例接种新冠疫苗后死亡事件,其中344例系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死亡。这些死亡案例绝大多数出现在日本赠台疫苗开打后。死因是否与接种疫苗直接相关,仍有待厘清。

  鉴于如此高的致死率,日本捐赠的第二批113万剂阿斯利康疫苗运抵台湾后,有许多台湾民众感到担忧,不少人选择接种其他种类疫苗而拒打阿斯利康疫苗。

  此外,因欧洲出现血栓等不良反应,日本政府虽然批准了阿斯利康疫苗,但仍未将其用于接种,部分岛内民众质疑“日本自己不敢打送来台湾”。

  继冒雨鞠躬送机、对着日本航班作揖致谢之后,台湾“驻日代表”谢长廷为了打消台湾民众对日本捐赠疫苗安全性的疑虑,10日晚,他在脸书发文称,“政府提供疫苗注射,出了事,当然政府要负责”,不过,不是他们“驻日代表处”负责。

  谢长廷称,日本把阿斯利康疫苗转给台湾时,台湾“驻日代表处”签了文件承担疫苗的风险责任,“但我们‘驻日代表处’形式上是民间机构,所以代表处把疫苗运送到台湾时,又和‘疾管署’签了一份协议,由‘疾管署’承担一切责任。所以,如果台湾人民注射疫苗发生问题,且证明有因果关系,台湾政府依约要负起责任”。

  谢长廷还解释称,阿斯利康5月21日在日本通过紧急授权,“但暂时使用不到,才有支援台湾地区和其他国家的做法”,如今日本疫苗调度不足,“可能开放阿斯利康疫苗给日本国民接种”。

  他还称,阿斯利康有英国牛津大学这样的一流大学做后盾,如果有状况发生,例如病毒变异时,牛津大学会立马做实验并提供报告,是其优点。

  此外,谢长廷否认“阿斯利康疫苗副作用大,所以日本和WHO不承认,注射出了事情,政府也不负责”的说法,称阿斯利康在日本和WHO都有紧急使用授权。他认为对疫情的恐惧会助长谣言传播,台湾现在就是这样,如果相信谣言而不去接种疫苗,自己和周边的人可能因此增加不必要风险。

  “出了事,当然政府要负责”,谢长廷称,他签署法律文件时,想到的是如何保护台湾人民的权益,而不是政府如何免责。

  但这番说辞,却遭到了部分台湾网民的质疑。

  有人留言称,谢长廷“光说不练”,“有种给台湾人民合格的疫苗”,嘲其怪不得跳得那么高,“原来出问题也不干他的事”,“民进党标准SOP:有功就领,有过就甩”。


  实际上,“台北驻日经济文化代表处”是台湾当局驻日本的所谓“外交代表机构”,谢长廷在台当局的官衔为所谓的“大使”,但对外仍称“代表”,2017年,由于日本对台交流机构更名为“日本台湾交流协会”,谢长廷表示,可以将“台北驻日经济文化代表处”称为“台湾驻日代表处”,让日本人清楚理解。

  如今,面对令人震惊的疫苗严重不良反应率,谢代表倒是立马承认了“台湾驻日代表处”只是个民间机构。

  此前,据国民党党团7月9日展示的数据:截至9日,阿斯利康疫苗在台湾地区的致死率达到百万分之287,这意味着台湾每100万人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就有287人死亡,致死率位居全球第一。

  另据台湾“疾管署”7月11日消息,台湾10日新增33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病例达到15218例,其中死亡736例。

  对于台湾民众接种日本捐赠疫苗后出现死亡病例一事,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早在6月16日就回应称,日本的这批阿斯利康疫苗是日本人不打的,快要过期的疫苗。而且,台湾媒体也报道,有台湾民众在施打后出现严重不良反应。民进党当局把自己的政治私利凌驾于民众生命至上,拒绝近在眼前的大陆疫苗,不断为台湾民众画饼充饥。面对那些不断逝去的生命,还是那句话,早一天开放大陆疫苗,岛内民众的生命健康安全就能早一天得到保障。

  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7月9日应询时表示,奉劝民进党当局,靠行骗掩饰不了自己的无德失能,靠甩锅大陆欺骗不了岛内民众。还是老老实实地面对自身的种种卑劣行径给人民生命健康带来的伤害,以向广大台湾民众谢罪。

点击进入专题:

台湾疫情急速升温

责任编辑:赖柳华 SN244

来源:新浪网